与东风解散转战电动车雷诺是回光返照还是踏上救赎之路

东风雷诺熬过了 2019 年的寒冬,却在 2020 年的春天倒下了。

4 月 14 日午间,东风集团发布公告称,鉴于国内汽车市场下滑及东风雷诺经营状况,股东双方拟对东风雷诺进行重组。在公告里,东风汽车明确写道,雷诺拟将其持有的东风雷诺 50% 股权转让给东风汽车,东风雷诺停止雷诺品牌相关业务活动。

这名感染者是爱尔兰东部的一所中学的学生,他曾去过欧洲新冠疫情严重的意大利北部旅行,目前正在都柏林的一家医院接受控制感染的治疗。

雷诺自身的日子也不好过。2019 年,雷诺汽车的全球销量为 375.4 万辆,同比减少 3.4%,其中,中国市场的销量仅为 18 万辆,同比减少 17.1%,下滑尤其明显。在这 18 万辆车中,来自东风雷诺的贡献仅占 10%。

卫生官员说,患者中的两名捷克人和一名在米兰学习的美国学生表现出轻度症状。其中两个在布拉格,第三个在首都以北90公里(56英里)处的乌斯季纳德拉贝姆市(Usti nad Labem)。

沃伊奇特警告说,除非必要,不要前往意大利北部地区旅行,因为该地区新冠病毒病例的数量是欧洲最多的。

作为进入中国市场最晚的一个欧洲知名汽车品牌,中国消费者对雷诺的了解远不及奔驰、宝马、大众、沃尔沃等一众欧洲老牌车厂多。

东风雷诺的结局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于市场大环境。

2018 年车市滑坡,东风雷诺也受到严重影响,销量开始走下坡路。

财务方面,雷诺汽车 2019 年营收为 555.4 亿欧元,同比下滑 3.3%;更重要的是,净利润总额仅为 1990 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 1.5 亿),同比暴跌 99%,是其近十年来的首次亏损。

东风雷诺的解体意味着一种战略放弃,燃油乘用车虽然是品牌的核心业务,但舍车保帅也不是下策。更何况,雷诺在中国还有另外三家合资公司:华晨雷诺、江铃雷诺、易捷特。

2019 年年销量仅为 1.8 万辆。2020 年 Q1,东风雷诺的销量不到 700 辆,其中,3 月销量为 77 辆。

从整体上看,东风雷诺倒下已成既定事实,这背后不仅是雷诺在危机时刻果敢“止血”的求生之举,更是对其中国业务未来发展的深刻思考。

爱尔兰首席医疗官托尼·霍洛汉(Tony Holohan)博士说:“这并不意外。我们已经为出现这种可能性,做了很多个星期的准备。

借了三江雷诺的壳“成家”,以及中国车市的平稳增长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东风雷诺早几年的发展成绩尚可。2016 年初,东风雷诺推出了首款国产车型科雷嘉,随后推出第二款国产车型科雷傲。2016 年 到 2017 年,东风雷诺国产双车的年销量从 3 万辆增长到 7.2 万辆。

捷克共和国是首个报告新冠病毒病例的中欧国家。

雷诺选择及时调整市场战略,或许为时不晚。

“卫生服务部门已习惯于处理传染类疾病,而且已经采取了强有力的应对措施。”

“公共卫生守则自1月份起就准备好了,并正在有效地运作中。

此次事件,触及如何对待合同制医护人员这个普遍问题。在很多医疗机构尤其是基层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的构成比较复杂,既有在编人员,又有合同制人员,在合同制人员当中,又可根据合同期限和种类分出不同。在很多医院,合同制医护俨然已成一线主力,但“临时身份”不仅让他们的待遇没有保障,而且动辄解聘,让他们缺乏归宿感。

销量是一个实打实的硬指标,也是在车市当中生存的唯一硬道理。如今中国的汽车销售市场局面早已发生变化,只看车标的年代就能获取高销量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唯有真正结合消费者需要,才能最终转化成为商业意义上的成功。

不过,2013 年,来自法国的雷诺汽车集团与中国东风汽车集团牵手,以 50:50 的股比组建了东风雷诺,负责雷诺品牌乘用车在华的生产和营销活动。

然而,这次裁员却给人以毫无章法之感。首先,裁员要依合同,而非楼层加固等原因,当职工与医院签订了长期合同,楼层加固就不能成为违反合同的理由。其次,裁员本因业务萎缩,却硬是将其包装成为“末位淘汰”等人才优化原因,给人以掩盖真实意图之感。第三,楼层加固是临时举措,市级妇幼保健院不可能永远一直“业务萎缩”,此后住院业务重开、门诊恢复,若遇“人才荒”,又如何解决?

该患者是苏格兰泰赛德(Tayside)地区的居民,最近从意大利旅行回来,现在已入院并接受隔离治疗。

除了电动汽车,雷诺还将继续加码轻型商用车,这恰好是雷诺擅长的领域——雷诺在欧洲轻型商用车市场占有率长期名列前茅。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中国电动车市场的前景都十分明朗。而且,雷诺本就是欧洲电动汽车领域的重要玩家,拥有丰厚的技术积累。

爱尔兰卫生部说,这名患者所在的中学将关闭14天,学校的教职员工和学生被视为这起病例的密切联系者。

并且,不少医院对于编制存在一种矛盾心理:一方面,医院总是努力呼吁增加编制;另一方面,减少并最终取消编制,是医改的一个明确方向,很多医院领导为此感到苦恼。由于医院无权限清退在编人员,该院40位被裁医护人员应该都属于合同制人员,因此,这起事件可以看成是错误对待编外人员的又一鲜活案例。

可见,此次裁减医护,无论理由、过程,还是时机,都存在问题,经不起质疑,当地卫健部门介入调查之后,被裁医护回去上班,纠错还算及时。但被裁医护人员即使回去上班,仍会缺乏安全感,医院存在的问题若没被指出,无规则行事还会出现,说不定将来一些医护人员明里暗里还会吃亏,甚至哪一天会因其他原因被裁。让被裁和恢复岗位都有章可循,这些医护才能真正吃上定心丸。

再看生产层面,最近湖北复工,东风雷诺相比集团下其他企业复工最迟,据内部员工吐槽“纯粹是为了提升复工率而复工,员工在岗无事可做。”而且,2019 年东风雷诺的产能利用率不到 20%。

其实,只要换一个思路,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在增加编制越来越难的背景下,将编外人员当在编人员使用,并在待遇、职称、职位等诸多方面努力缩小两者的差距,若如此,则不仅“人才荒”易解,而且多点执业等医改棋也容易走活。以此衡量,该院不仅不应该草率淘汰这40位医护,而且还应该给予他们更多关心和爱护。

苏格兰已确诊首例新冠病毒呈阳性患者。

东风雷诺在销量上折戟,财务数据自然不好看。整个 2019 年,东风雷诺税前利润为负值,2020 年 Q1 亏损 2.29 亿元人民币。

雷诺为何与东风分手?

苏格兰首席部长尼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周日晚(3月1日)主持了苏格兰政府防灾委员会的会议,并将于周一上午参加由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主持的类似会议。

“苏格兰已做好充分准备,以应对严重的新冠病毒爆发,但目前尚无治疗方法或疫苗。早期检测措施对于帮助预防病毒传播将至关重要。”

随着国家环保法规日益完善,研发燃油乘用车需要投入更多的心力和资金,加之,雷诺燃油乘用车在华销量不佳,无法创造利润,也无法分摊研发成本。另一方面,中国作为全球目前最大的电动车市场,进一步推进实施了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车辆购置税政策,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趋势稳中向好。

在整个中国市场,这是非常惨淡的销售成绩。

尽管雷诺电动汽车和轻型商用车已经接过了历史的接力棒,但这并不意味着雷诺在中国市场可以掉以轻心。因为,在马太效应日益加剧的中国车市中更好地站稳脚跟,是一场长期博弈,放眼全球市场也是如此。

回顾这六年合资时光,也许「偏科」的产品谱系,终端价格虚高、中法磨合未果、品牌号召力匮乏等是东风雷诺黯然退场的内因。

周六(2月29日),爱尔兰健康保护监视中心(Health Protection Surveillance Centre)说,爱尔兰发现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是爱尔兰东部的一名男性。并说他目前正在接受适当的医疗护理。

在国内,相比韩系、日系、德系、美系,法系车面临的市场处境,更为艰难。

当日,雷诺集团官也微推送了一篇《雷诺集团在华全新战略》,与东风汽车的官宣唱和相应,不仅再次强调与东风“和平分手”,还许诺雷诺集团未来将把重心放在轻型商用车和电动汽车领域。

斯特金说:“我们必须首先想到被确诊患有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我祝他们早日康复。

从市场销量当中,可见端倪 —— 2019 年,标致+雪铁龙+DS,三大法系品牌的累计销量 11.74 万辆,其中标致 63901 辆,雪铁龙 51475 辆,DS 仅仅只有 2055 辆。

仓促行事,缺乏长远规划,就极易误伤无辜,使职工缺乏安全感。更何况,末位淘汰是事先约定的规则,还是临时的裁员手段,以及“末位”怎么确定、是否经历了严格的程序等,这些都语焉不详,很容易成为一本糊涂账,公平性难以保障。再加上疫情刚过就急着“优化人才”,且被裁医护大多曾在一线抗疫,难免给人卸磨杀驴之感。

不过,从过去到未来,雷诺从未停止在华的脚步。这次雷诺二次入华的思维起点是电动化和轻型商用车。

卫生部继续说,要求所有学生和老师限制他们的活动,直到潜伏期结束。并说,公共卫生医生将在接下来的两周内,每天积极跟进所有的学生和老师。

卫生部长亚当·沃伊奇特(Adam Vojtech)周日(3月1日)表示,捷克共和国已确认其首批三例新冠病毒(COVID-19)肺炎案例,所有感染者均去过意大利北部。

断臂求生开启的是救赎之路吗?

病例已由毒理学和健康安全中心国家参考实验室确认。这位部长说实验室样品已经送到柏林进一步确认。

沃伊奇特在电视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要求每个人都非常认真地考虑,除非必要否则不要去那些(受影响的)地区度假或滑雪旅行,因为这样做很危险。”

临床医生开始收集该病例自返回英国以来,曾去过的地方以及接触者的详细信息。

中国是全球汽车销售第一大市场,这是一个所有汽车品牌都为之逐鹿的战场。而且,不只是跨国车企,随着吉利、长城、比亚迪等中国自主品牌,以及一汽红旗、上汽乘用车等国有企业的强势崛起,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了优胜劣汰的阶段,未来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

尽管法系品牌都有悠久的历史底蕴,但法系品牌在营销方式以及产品定位上经常摇摆不定,导致了失利的局面。

在雷诺的支持下,易捷特主导开发的雷诺 e 诺电动车于 2019 年末在中国上市后,两个月销量超过 2600 辆。江铃新能源方面则计划引进雷诺的质量管理体系和技术,以雷诺的方式来生产电动汽车,而不是直接导入单纯的产品。

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雷诺与金杯两大轻型商用车玩家联手之后,对金杯车型进行了产品线简化和现代化改造。2019 年,金杯商用车销量同比增长 160%,出口到了埃及、智利等 15 个国家和地区。

按照计划,2020 年,华晨雷诺金杯将正式引入旗下首款轻型商用车,并在 2023 年之前推出 5 个核心竞争车型。届时,这些车型也会出口海外。

卫生部表示,为了保护个人、家庭及社区,将不会公布学校的名字。

该病例的出现,使英国的新冠病毒病例总数增至36个。

2017 年 7 月,华晨中国向雷诺出售沈阳华晨金杯汽车 49% 的权益,双方成立了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其中,金杯的轻型商用车在中国市场颇具知名度,连续十九年销量第一,在中型厢式车辆细分市场也处于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