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水退去区块链新时代正在到来

区块链与比特币相伴而生。近年来,所谓的“数字货币”(虚拟货币)成为投机资本追逐的“风口”。随着中国监管政策的日趋完善,投机者热情逐渐退却,作为底层技术的区块链也被人们广泛认知。

“币圈凉了”,区块链回归本源,行业迎来全新的发展契机。

近年来,工业机器人在我国乃至全球都进入了快速发展轨道,我国制造业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劳动力成本持续增长及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等,都成为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动力。

但令人意外的是,从2018年9月份开始,工业机器人产业急转直下,从此前一直保持的两位数高增长变为负增长。“受汽车及其零部件这一主要机器人应用市场影响,机器人增速出现了下滑。”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曲道奎分析说。

在李鸣看来,数据是数字经济的核心要素,数据的服务创新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这个过程需要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集成应用,为数据的服务创新提供有力保障,从而最大化利用数据,加速数字经济发展。

经济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搬运和上下料仍然是机器人最主要的应用领域,尤其是汽车和电子信息行业,占比达到60%。

“有些区块链公司在募资过程中,没有用到加密‘数字货币’概念,而是改为通证、积分等,这同样会给社会增加金融风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平说。

“技术要符合产业发展需求,不要作为极客们的玩具。”李鸣说,如今“币圈”凉了,“链圈”方兴未艾。浮华褪却后,区块链技术才能凸显真正价值。

“机器人产业的短期下滑只是周期性的,长期来看仍将保持快速增长。”李群自动化联合创始人、CEO石金博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在刚结束的2019日本IREX机器人展上,该公司自主研发的全品类、9大系列、30款型号产品首次亮相就引来全世界的关注。在石金博看来,李群自动化之所以在国际舞台竞争中不落下风,关键在于自主创新。“从应用层到顶层,包括机器人设计、系统、控制、应用,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正是李群自动化产品的优势。”石金博说。

“尽管今年以来,机器人产业面临压力,一些核心技术及关键技术零部件受制于人,但这恰好是机器人产业优化结构,实现健康发展的黄金时期。”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罗俊杰表示,从国内看,应用领域和场景不断拓展,机器人发展势头依然强劲。

“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与发达国家相比有不小差距,但在某些领域国外并没有相关应用,比如通用型机器人,正是市场突出重围的机会。”石金博认为,中国制造业体系非常庞大,当中有大量需要靠自动化技术提升的环节,中国机器人企业能够更有针对性地优化。“这需要到第一线获得客户的工艺要求,进而将工艺提前应用到机器人上,后续可以服务更多集成商或客户。”

“数字货币可以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也可以不用区块链技术。”李丰说,在区块链技术提出之前,学界已经有多种数字货币,但现在大家所说的“数字货币”,很多指的是炒作币,这完全是一种纯粹的营销活动,与区块链技术没有任何关系。

有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机器人企业已经占据了中国市场近三分之一的份额。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与国际巨头相比,中国企业也有不少竞争优势。

李丰说,区块链是中立的计算机技术,可以应用到数字货币,也可以应用到其他领域,而“数字货币”是一类虚拟应用,其本质是计算机的一串二进制数字,存在于虚拟网络和计算机世界。

机器人产业或将迎来拐点。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11月份,工业机器人产量达16080台,同比增长4.3%,这是继2018年9月份工业机器人产量开始陷入负增长后,连续两个月回正。专家表示,受到汽车产业下滑影响,工业机器人需求一度大幅下降,但长期来看机器换人大势不可逆转,未来机器人产业还将保持高景气度。不过,工业机器人增长将放缓,服务机器人将保持高位增长。

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蕾看来,区块链在对外贸易、供应链管理等方面有着广泛的应用场景。她说,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的落地,可以将垂直行业的数据进行整合。如果可以在各个行业沿供应链打通数据,不仅可以提高管理运营效率,也可以更好解决没有资信的小供应商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推动整个行业升级。

区块链主要的技术特性包括:一是从集中式存储账本演进到分布式共享账本。区块链打破了原有的集中式记账,变成“全网共享”的分布式账本,参与记账的各方之间通过同步协调机制,保证数据的一致性,提升了支付清结算效率。二是解决传统中心化的信任机制问题。网络中没有中心节点,所有节点都是平等的,通过共识机制达成整体共识。三是数据安全且难以篡改。每个区块的数据都会通过非对称密码算法加密,并分布式同步到所有节点,确保任一节点停止工作都不影响系统的整体运作。四是以智能合约方式驱动业务应用,系统由代码组成的智能合约自动运行,无需人工干预。

可喜的是,经过一年多调整后,机器人产业正在慢慢走出颓势。

“区块链分布式共识的技术特点可以作为社会管理和诚信体系建设的基础设施,为社会管理相关方提供数据共享和协同的支持,为诚信体系变革提供信任基础,从而降低协作成本,提升协作效率,加速价值交换。”李鸣说,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产业共享和服务平台,创新产业服务模式,提升经济交换收益,完善和升级产业形态,促进产业链重塑。

“区块链技术与‘数字货币’存在关联,但两者绝不相同。”李丰说,区块链技术诞生于比特币,但比特币出现后,人们发现支撑比特币的底层计算机技术,还可以应用到“数字货币”之外的其它领域,所以这类底层技术应该统称为区块链技术。

“数字货币”≠区块链

2017年8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各类ICO(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行为)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提醒投资者,国内外部分机构采用各类误导性宣传手段,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相关金融活动未取得任何许可。同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七部委发布公告,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2008年11月,“中本聪”发表《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一文,阐述基于P2P网络、加密、时间戳、区块链等技术的电子现金系统的构架理念,标志着比特币的诞生。

2018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先后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等文件,就境内外的机构或个人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进行定性与风险提示。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与ICO平台退出数据,并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与ICO平台列入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工作之中。

从技术层面,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集合了分布式数据存储、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技术,具备去中心化、数据不可篡改、信息公开透明、同步更新、数据库安全可靠等优点。

当前,机器人应用主要集中在汽车和电子产业,其他领域的推广潜力巨大。电子、汽车、新能源等领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随着智能制造的推进,工业机器人应用正在从汽车和电子行业快速向冶金、轻工、金属加工、石油化工、食品饮料、医药健康等行业发展。其应用行业已从2015年国民经济87个种类扩展到2018年的129个种类。未来,服务机器人将从过去扫地、清洁等机器人,向教育、医疗、陪护、配送等多维度延伸。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我国机器人年产量从7万台增加到14万台,年均增长幅度超过40%。2018年我国工业机器人安装量约为15.4万台,超过了欧洲和美洲,位居全球首位。其中,工业机器人密度快速提升。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达到了每万名员工140台机器人,是2015年的3倍。

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鸣看来,区块链发展分成三个阶段,目前总体处于早期。第一阶段是比特币网络建立的支付系统,完成点对点的电子支付过程。第二阶段是以太坊集成了智能合约等技术,建立了分布式应用系统、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生态。第三阶段是从小规模应用探索向局部大规模应用过渡阶段。

区块链诞生自“中本聪”的比特币。

“区块链技术是比特币网络背后的一种基础设施,由密码学、分布式通讯、分布式计算等组成,在区块链出现之前已经存在,所以这不是新技术。” 百度金融区块链负责人李丰说。

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预测,未来3年机器人市场规模将保持27%以上的增速,2019年中国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超过761亿元。从细分市场结构来看,工业机器人的规模比例仍然占据优势,但增速放缓,服务机器人将保持快速增长。企业智能化改造、行业应用场景持续优化,以及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应用,都成为驱动中国机器人市场快速发展的主要因素。

今年世界机器人博览会上展出的一款民用智能机器人。新华社记者 李 欣摄

提起区块链就不能不提“数字货币”,但区块链不等于币,各种币只是区块链经济生态和模型中的一部分。

2015年,经济学人把区块链作为解决信任问题的重要技术。第五届世界经济论坛上也提到区块链是继蒸汽机、电脑计算机、互联网络外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区块链作为数字经济的信任基础设施,对于中国调整经济结构、促进创新经济发展,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李鸣说,区块链技术自创建以来,主要应用于金融领域,但其合规性尚未得到全球认可。此外,其他领域的应用多是基于实验环境下的验证,所以需要推动在具体领域的试点应用,倒逼区块链技术快速发展。同时,在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进程中,公共服务等领域面临转型升级的需要,区块链技术可以作为一种信息基础设施,加速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