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4名科学家发表论文称羟氯喹治疗新冠会导致死亡增加!而特朗普强烈兜售之下美国销量已在3月份翻倍

当地时间5月22日,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美东时间16点32分实时数据,目前美国因新冠病毒感染死亡人数已经达到了95533人,确诊病例也达到了1591245人。特朗普此前兜售羟氯喹引发巨大争议,而科学家最新论文称羟氯喹治疗新冠不仅无益处,相反,还会导致死亡增加。

美国等国的4名科学家发表论文称羟氯喹治疗新冠会导致死亡增加

此前,在法国医生迪迪埃·拉乌尔特在马赛的拉蒂莫尼医院治愈病人后,声称使用了羟氯喹用于治疗。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声称羟氯喹这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是能够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一种药物,称自己将把它用于抗新冠病毒治疗。

“样本运送过程同样需要规范操作,如果温度没有控制好,就会导致检测不准,因为灭活的过程也会使样本有一定程度的降解,对检测的准确率带来影响。”华大集团执行董事、执行副总裁朱岩梅说。

据央视,美国的曼迪普·梅拉(Mandeep R. Mehra)等4名各国科学家22日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论文表示,对于全球多个国家9600多个因新冠病毒感染而入院治疗的患者的治疗分析发现,使用含有羟氯喹或氯喹(同时使用或未使用大环内酯)的治疗方案,对于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治疗无益处,相反,反而会增加室性心律失常和院内死亡的危险。这些发现表明,这些药物不应在临床试验之外使用,需要从随机临床试验中紧急确认。

另据参考消息21日报道,美国《国会山》日报网站5月20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表示,他将在未来几天停止服用羟氯喹。自从他宣布自己为预防新冠肺炎而服用这种抗疟疾药物后,批评和质疑的声音一直存在。

“任何技术都达不到100%的检出率,我们会不断认知病毒、改进技术,同时加大检测监测的频度。”朱岩梅说。

同时,武汉华大医学检验所团队运营的武汉“火眼”实验室,已具备每天万人份的检测能力,在包括武汉在内的湖北地区累计接收的检测样本已达到5.7万人份。

检测样本送达“火眼”实验室后,要经过接收、拆包、灭活、信息核对、分液、转板、核酸提取、检测扩增、报告审核和发放等一系列流程。其中,灭活是最为关键的环节。工作人员在负压操作室中不仅要身着防护衣,而且所有相关操作都要在生物安全柜中进行。

特朗普强烈兜售之下,氢氯喹美国销量在3月份翻倍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央视新闻、金融界、参考消息等

吴红龙认为,核酸检测的准确度与患者疾病的进程也有很大关联。“在病情不同阶段,患者上呼吸道的病毒载量也不一样,采样时间同样会影响核酸检测的效果。”他说。

据金融界,市场研究机构IQVIA通过追踪大型连锁和邮购公司分销的处方药数据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强烈推荐、并亲自服用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虽然还没有被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广泛地应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病毒,但该药物的销量已经在2020年3月份同比翻倍,至超过5000万美元。相关数据还没有统计4月份的销售情况,也没有追踪养老院或医院提供的处方。而为超过4000家医院服务的保健品采购公司Premier的数据则显示,医院3月份的羟氯喹订单激增260%。另据媒体统计,自2020年春季以来,特朗普已经在新冠肺炎疫情发布会上数十次地提到“羟氯喹”。

“治疗方案会在一两天内结束。”特朗普在与阿肯色州和堪萨斯州州长举行会晤时对记者这样表示。

“由于武汉地区医护人员资源比较紧缺,因此对每个被检测者提取肺部灌洗液不太现实,更多的还是通过鼻咽拭子来进行核酸检测。在这一过程中,能否规范操作和准确取样对检测结果至关重要。”吴红龙说。

论文是在对全球各个地区的14888名接受了羟氯喹、氯喹、或同时使用大环内酯治疗的患者,与81144名未接受这些药物治疗的其他患者对照分析后得出的结论。论文表示,无法证实单独或与大环内酯一起使用羟氯喹或氯喹对新冠病毒感染治疗具有益处;但当用于治疗新冠患者时,这些药物方案中的每一种都与院内生存期降低、和室性心律失常的频率增加有关。

资料显示,截至2月23日12时,华大基因已累计完成超过114万人份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生产,并积极参与抗击疫情的国际合作,所产试剂盒已送达文莱、印度、日本等26个国家和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