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价多高疫苗大佬离婚235亿创A股最贵分手费!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31日电(彭婧如)“离婚冷静期30天”的热度还没完全过去,A股就再现天价离婚。

疫苗巨头康泰生物近日公告称,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杜伟民拟将1.61亿股的公司股份分割过户至YUAN LIPING(袁莉萍)女士名下。

“政府工作人员对我们公司复工复产很关心,最近看他们防抗疫情完全没有休息,我觉得蛮感谢的。公司同仁们能够上班的也都来上班了,经过两三天的努力,一切正在恢复正常。”施江霖说,疫情终会过去,他们对今年的生产经营仍然信心满满。

“高!实在是高!”A股的天价“分手费”让不少人忍不住感慨,“真是爱情价更高。”(完)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生化危机3:重制版专区

根据官网资料,康泰生物是一家集生物制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企业,成立于1992年9月,注册资本3.69亿元人民币,总部位于深圳,2017年2月7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单从参数上看, GN1对标的是索尼IMX700传感器 ,这颗P40系列首发的全球最大底,5000万像素,尺寸1/1.28英寸,单像素1.22μm,同样支持四像素合一2.4μm大像素(等效1250万像素)。

2019年9月,沃尔核材第一大股东周和平就离婚财产分割事宜,将所持的1.82亿股股份过户给前妻。按当时市值计算,相当于9亿元左右的“分手费”。

康泰生物股价的暴涨,与2020年2月宣布与艾棣维欣(苏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研发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DNA(以下简称新冠DNA疫苗)疫苗有关。在宣布参与研发新冠DNA疫苗之前,康泰生物股价在100元左右。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康泰生物股价也有一定程度的上涨,但涨幅远小于宣布研发新冠DNA疫苗之后。

经过紧张的部署准备,11日,施江霖的公司富宸科技顺利复工生产。受疫情影响,现在车间里只有一半的员工到岗,生产也只能开一条线、一个班。不过施江霖预计,一两个星期过后,公司的产能会慢慢拉上来。

2017年1月4日,一心堂公告,控股股东阮鸿献、刘琼二人已办理离婚手续,股份分割后,二人持股市值分别为37亿元和20亿元。

康泰生物股价走势图。

康泰生物发布的公告。

2020年1月,东尼电子80后实际控制人沈晓宇将其持有的1290.15万股股份转至前妻名下,付出了价值逾3亿元的“分手费”。

自我隔离期间,一日三餐是公司食堂阿姨打包送来,他自己提前囤了水果。待在宿舍里的施江霖除了指挥生产,还坚持每天快走一万多步,另外也趁机读书,思考一下公司的战略问题,每天过得充实。

2018年,71岁的施江霖在福建泉州南安投资兴建芯片封测厂,2019年年中开始量产。企业刚起步便受到疫情影响,施江霖很担心复工复产的进度。

2020年2月,跨境通持股15.22%股东徐佳东与李俊秋办理解除婚姻关系手续,徐佳东将701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 4.50%)分割予李俊秋,当时市值4.6亿元。

面对235亿天价分手费,有网友忍不住问:“不需要再冷静下吗?”“冷静期过了吗?”不过,股民则更关心:“投票权如何分配?”

A股那些天价“分手费”

2018年12月,爱婴室股东郑大立因婚姻关系分割股份390万股给杨清芬,占公司总股本的3.9%。按当日最新价,市值接近1.68亿元。

天价分手费背后,是康泰生物股价的暴涨。今年以来,康泰生物股价已涨近66%,总市值高达981.84亿元。而相较于长春长生问题疫苗风波期间最低至27元左右的股价,康泰生物如今股价已涨了超过五倍。

“人的一辈子要经历很多第一次,面对新冠肺炎这样的大规模疫情,我觉得还是要小心为上。”施江霖说。

冷静期过了吗? 有股民质疑离婚是为减持

康泰生物以疫苗起家,公司主要产品包括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等。众多产品中,康泰生物又以乙肝疫苗最为知名。

为防控疫情,外省入闽人士要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施江霖对此十分理解,主动把自己隔离在企业宿舍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都要上网刷一刷历史类文章。

A股的天价分手费不仅牵动股民的心,也每每给“吃瓜群众”带来谈资。毕竟,A股从来不乏各种天价分手费。

也就是说,袁丽萍在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进行表决时仍将与杜伟民采取一致行动,并保持投票结果的一致性。

2013年10月,神州泰岳董事长王宁因离婚将其所持有1.2亿股分割至前妻安梅名下,该笔股权价值高达12.3亿元。

2016年1月28日,电科院公告,实控人胡醇拟无偿划转3200万股(占总股本4.44%)股份给王萍,理由是离婚财产分割,当时这笔分手费价值3.56亿元。

“看看周一的股价表现就知道了。”有股民说。

康泰生物公告显示,为保持康泰生物的正常经营不受影响,继续保持杜伟民对康泰生物的实控权,杜伟民和袁莉萍两人签署《一致行动人与表决权委托协议》。该协议规定:袁莉萍同意将所持股份的股东权利委托给杜伟民,两人建立一致行动关系。

由于目前康泰生物的股价处于历史高位,在相关公告披露后,也有网友质疑,会不会是“离婚式减持?”“另类割韭菜的方式?”“如果假离婚,那才是我们小散的悲哀,他们必定要减持。如果是真离婚,倒不一定减持。”

vivo X50系列将于6月1日正式发布,大家拭目以待吧。

关于杜伟民及袁莉萍未来的持股计划,康泰生物《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信息披露义务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或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可能。

除了此次刷新纪录的235亿元分手费,和2016年9月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的超75亿元分手费的纪录外,还有不少上市公司老板或高管的上亿元分手费案例。

这无疑是在 暗示vivo X50系列将会首发这颗三星GN1传感器 ,并且拥有强悍的夜景拍摄能力。考虑到vivo与三星的关系向来不错,首发GN1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按康泰生物最新收盘价146元/股计算,此次杜伟民分割股份的市值达235亿元,也就是235个“小目标”,创下A股历史最高分手费纪录。此前的最高纪录是,2016年9月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离婚,分手费超75亿元。

“我们的产品正在往需求量和附加值更高的下游产品延伸,市场需求量很大,所以我还是乐观看待这次疫情对企业的影响。”施江霖说,公司本来的计划是今年产能大幅提升,“我们仍然会按这个计划往前走”。

“虽然说现在网络通信也很方便,但我是企业的负责人,总觉得要到前线坐镇指挥才放心。”施江霖说。得知“小三通”要关闭的消息后,他2月8日立刻买票,返回泉州南安的工厂。

根据康泰生物公告,这次股份分割过户后,杜伟民直接持有康泰生物183394125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7.27%,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为23484740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2.81%;YUAN LIPING(袁莉萍)女士直接持有康泰生物161331675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23.99%。

2017年1月,梦洁股份董事长姜天武与妻子伍静签署了《离婚协议》,将1.27亿股股份分割过户至伍静名下,市值约10亿元。

1.61亿股是什么概念呢?

235亿分手费刷新A股纪录

值得一提的是, vivo产品经理韩伯啸转发了相关资讯,表示这颗CMOS是“上半年最强二选一”,不吝溢美之词。而同一天vivo官微发布了vivo X50系列最新宣传片,强调了新机的夜间超感光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