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就新冠肺炎疫情、吊销华尔街日报驻京记者证等问题答问

2020年2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

首先向大家通报一组数字: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今天上午发布的统计数字,2月19日0—24时,中国境内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779例。截至2月19日24时,中国境内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6155例。

我们对《华尔街日报》的内部分工不感兴趣。世界上只有一份《华尔街日报》,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韩方有关安排体现了对中韩关系的高度重视,也是对中方抗击疫情的积极支持。相信你注意到,中国国内有报道称姜总领事为“逆行者”,我觉得很贴切。

此外,成立安徽省公共卫生研究院。安徽省卫生健康委与中国科技大学共建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研究联合实验室,搭建各领域科研合作平台。安徽省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推进高滴度毒株培养分离。中国科大与安徽省立医院联合研发的托珠单抗+常规治疗方法写入第七版国家诊疗方案,中科院刘青松团队利用含有西药成分的中成药治疗方案,贝克药业开发的利托那韦、洛匹那韦复方制剂和瑞德西韦新药,分别进入临床应用或实验阶段。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安徽省“六个坚持”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坚持早诊早治、规范诊疗;坚持紧盯重症、集中救治;坚持分级分类、提级管理;坚持专家指导、同质同效;坚持中西并重、辨证论治;坚持科技支撑、提升能力。

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9日发表声明称,对中方“驱逐”《华尔街日报》3名记者表示“谴责”,并称中方不应限制言论自由。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我想强调,疫情面前,我们需要的是科学、理性、合作,用科学战胜愚昧,用真相粉碎谣言,用合作抵制偏见。我们希望国际社会在共同抗击新冠病毒的同时,也继续共同反对、抵制阴谋论等“政治病毒”。

答:我建议你先去问问《华尔街日报》,为什么会发表恶意攻击抹黑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章?为什么会选用带有明显种族歧视色彩的标题?为什么至今没人出面承担应有责任?为什么拒不公开正式道歉?

蓬佩奥先生动辄把言论自由挂在嘴边,难道公然发表侮辱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歧视性文章,并且拒不承认错误,拒不道歉,就是美方所谓的言论自由吗?

那些公然发表辱华言论、宣扬种族歧视、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必将付出代价。

答:韩国政府任命姜承锡先生为新任驻武汉总领事,他已于今天凌晨搭乘韩方运输对华援助物资的包机抵达武汉履新,中方对此表示欢迎,愿为姜承锡总领事履职提供积极协助。

答:关于吊销《华尔街日报》3名记者记者证的问题,我昨天已经作了全面介绍。我要强调,中方依法依规处理外国记者事务。那些公然发表辱华言论、宣扬种族歧视、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必将付出代价。

难道公然发表侮辱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歧视性文章,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吗?事实上,《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不仅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也遭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

中方敦促《华尔街日报》正视中方关切,严肃回应中方要求。我们保留对该报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答:这并非是蓬佩奥先生所说的言论自由问题。

2020年3月9日0-24时,安徽省报告无新增确诊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截至目前,该省已连续11天无新增确诊病例、新增疑似病例。

请问蓬佩奥先生:如果你认为《华尔街日报》有张口辱骂别人的自由,被辱骂者有没有还击的权利?

中方坚决反对印度政要赴中国藏南地区活动,印方此举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破坏边境地区稳定,损害两国政治互信,违背双方有关共识。

我们对《华尔街日报》的内部分工不感兴趣。世界上只有一份《华尔街日报》,该报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答:关于吊销《华尔街日报》3名记者记者证的问题,我已经作了全面介绍。我要强调,中方依法依规处理外国记者事务。

问:中方是如何向《华尔街日报》提出“严正交涉”的?是通过传真或电话,还是通过中国驻美使领馆约见《华尔街日报》高层、总编?或者只是通过外交部例行记者会的讲台、《环球时报》刊登的文章传递交涉信息?

问:发表辱华文章的是《华尔街日报》的评论部门,而那3名记者来自《华尔街日报》的新闻部门。在吊销这3名与辱华文章并无关联的记者的证件之前,中方是否曾要求《华尔街日报》道歉或尝试过其他调解措施?

问:中国政府是何时知晓5家中国媒体被美国务院作为外国使团列管的?

问:韩国新任驻武汉总领事姜承锡先生已抵达武汉就任。在当前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形势下,中方对韩方此举有何评论?

问:捷克媒体刊登了一封信,信中表示在华有经济利益的捷克公司如赴台湾进行商业活动将付出代价,派代表访台的捷克公司将不会受到中国和中国人民欢迎。中方有何评论?

《华尔街日报》发表攻击抹黑中国的评论文章,还公然选用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标题,违背客观事实,违反职业道德,引起中国人民极大愤慨,也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

答:我已经介绍了中方在此问题上的立场,目前没有进一步信息可以提供。

在坚持科技支撑、提升能力方面,充分发挥安徽科教资源优势、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在大健康领域的研发优势,全力推进科学救治。及时成立科技攻关专家组,结合疫情救治需要立项15个重大科研课题,组织各方力量协同发力、集中攻关。

世卫组织负责人近期多次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在实验室产生或系制造生物武器所致。人们不仅要同病毒作斗争,还要与阴谋论作斗争。世界上很多知名医学专家也都认为,所谓“实验室泄露”或“生物武器开发”等说法毫无科学依据。

在坚持分级分类、提级管理方面,根据住院患者临床分型和年龄、有无基础疾病、病程长短、病情稳定性等相关因素,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合理调配医疗力量,采取精细化治疗方案,努力做到轻症不向重症转化、重症不向危重症转化、危重症不向病亡转化。

答:我刚才说过了,中方多次向《华尔街日报》提出严正交涉,阐明中方的严正立场,但《华尔街日报》一直推诿、搪塞。我们对《华尔街日报》的内部分工不感兴趣。世界上只有一份《华尔街日报》,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中方敦促印方停止采取任何导致边界问题复杂化的举动,以实际行动维护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问:据报道,道琼斯公司发表声明称,该报无意用这篇文章的标题冒犯任何人,但它显然引起中国人民的关切和沮丧,对此表示遗憾。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我们对《华尔街日报》的内部分工不感兴趣。世界上只有一份《华尔街日报》,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问:据报道,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于2月20日赴中印边界东段地区,参加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建邦日”活动。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当前,中国人民正在全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不仅在对自己负责,也在为维护世界公共卫生安全尽责。在这个时候,个别人和媒体却发表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不是居心不良,就是荒谬无知。

近年来,中捷各领域务实合作积极开展,取得丰富成果。我们愿与捷方一道,继续在相互尊重、互利共赢基础上,深化双方合作,造福两国人民。

中方依法依规处理外国记者事务。那些公然发表辱华言论、宣扬种族歧视、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必将付出代价。

问:为什么是那3名记者被吊销证件?

答:任何有良知、有道德的人都会对《华尔街日报》发表的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文章予以谴责。

我昨天已就美方宣布将5家中国媒体作为外国使团列管作出回应。我们保留对此事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与此同时,开展中医药专家驻点救治,向省市30家集中救治定点医院派驻30个中医治疗组、112名中医骨干专家,参与查房、会诊和病例讨论。加强中医药救治技术支持,组建由国医大师领衔的中医药高级别专家组,负责重症患者“一人一案”的临床指导,提高临床治疗效果。

疫情发生以来,文在寅总统等韩方政要表示,韩中两国是近邻,邻居间面对困难应当相互支持、相互帮助。韩方将不遗余力提供支援和配合,同中方共同应对挑战。韩国驻华大使馆挂出写有“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字样的横幅,首尔市地标性建筑打出“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几个字样,传递出韩国同中国携手抗疫、共克时艰的强烈信号。韩国政府和社会各界向中方提供了大量援助,很多韩国普通民众通过中国驻韩国大使馆捐款,支持和鼓励中国人民早日战胜疫情。危难之际,韩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这份深情厚谊令我们深深感动。

答:《华尔街日报》发表辱华文章后,中方多次向《华尔街日报》提出严正交涉,阐明中方严正立场,要求《华尔街日报》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公开正式道歉并查处相关责任人,同时保留对该报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但遗憾的是,《华尔街日报》一直推诿、搪塞,既未公开正式道歉,也未查处相关责任人。

问:你提到《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你指的是哪些国家、哪些人?

对病情发展较快、年龄超过60周岁合并严重基础疾病等具有高危因素的普通型、重型病例提级管理,全部纳入重型、危重型病例救治范围,每日跟踪评估病情变化,动态调整临床分型,对病情加重的及时预警,尽最大可能防止病情趋重转化,治愈率在全国10个确诊病例较多省份中始终稳居前列。

问:中方决定吊销《华尔街日报》3名记者的记者证,仅仅是因为该报此前刊登的那篇评论文章吗?还是为报复美国国务院将5家中国媒体作为外国使团列管?中方是否会对美相关措施采取进一步行动?

我听说韩国有句话叫“雨后地更坚”。疫情只会让中国人民更加团结。相信在中国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包括韩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大力支持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早日战胜疫情。我们也相信,经过这场疫情的考验,中韩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互信一定会得到深化和加强。

在坚持中西并重、辨证论治方面,充分发挥安徽省中医药资源优势和中医药在康复期的独特作用,坚持中西医结合救治全覆盖,及时发布《安徽省新冠肺炎中医药治疗专家共识》,建立健全中西医协同机制,确保中医药及早介入、应用尽用。

答:我不知道你的消息从何而来。我能告诉你的是,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基本准则。

答:我愿重申,《华尔街日报》刊发的有关评论文章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遭到国际社会广泛谴责。但直到现在,《华尔街日报》仍未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既未公开正式道歉,也未查处相关责任人。

2月19日0—24时,全国除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45例,连续第16天呈下降态势。

问:这3名《华尔街日报》记者来自新闻部门而非评论部门,并未参与那篇辱华评论文章的采写,中方为什么吊销他们的记者证?中方依据哪条法规对外国记者采取这一措施?

问:据报道,《华尔街日报》出版商道琼斯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文章是该报评论部门发表的,无论人们是否赞同,该报可以提供机会发表各种意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截至3月8日,安徽省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990例,累计治愈984例,治愈率99.4%,实现在院确诊病例治愈“清零”。

就在前天(18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刊登了一封27名全球顶尖公共卫生领域科学家签署的联合声明,支持正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科研、卫生和医务工作者,强烈谴责网络上流传的关于新冠病毒的阴谋论。声明表示,各国科研人员对新冠病毒全基因组的分析结果压倒性地证明,新冠病毒和其他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偏见、损害全球共同抗击疫情的努力外,别无它用。科学家们呼吁支持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

问:近期,西方个别人和媒体猜测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中国“生物战计划”,是一家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国政府对中印边界东段地区即中国藏南地区的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从不承认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